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6月10、11、14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7-06-06 21:57:33 | 浏览次数:485

6月3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6月3日天气还好,不太热,预报最高28度。共有17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其中学生4人,记录鸟种37种。

本周鸟况与上周大致相同,没有太多亮点,乌鸫仍在育雏,小鸊鷉仍在孵卵,大杜鹃依然高叫着,追逐着,普通翠鸟已完成育雏,巢洞已空,大草坪上的粉红胸鹨没再露面,黑枕黄鹂被鸟友拍到飞版,湿地来了小蝗莺,不知能在奥森停留多久,柳莺只听到黄腰的叫声,高树枝头同时四只星头啄木鸟在枝叶间觅食,应该算是最精釆的画面了,只可惜分辨不出谁是父母谁是孩子。

迁徙季节基本结束了,从4月初到5月底,我们在奥森都记录到了哪些不太常见的鸟呢?归结如下:
蚁䴕,棕腹啄木鸟
扇尾沙锥,矶鹬,灰头麦鸡
白腹鹞,日本松雀鹰
牛头伯劳,红尾伯劳
灰山椒鸟,白眉鸫,
乌鹟,北灰鹟,绿背姬鹟,红喉姬鹟
蓝喉歌鸲,蓝歌鸲
黑喉石鵖,中华攀雀,煤山雀
红胁绣眼鸟,
褐柳莺,黄腰柳莺,黄眉柳莺,极北柳莺
红嘴相思鸟,白喉林莺
粉红胸鹨,普通朱雀
白眉鹀,黄眉鹀,栗耳鹀,栗鹀,灰头鹀
统计下来再看,鸟种还真不算少。它们有些是在此地短暂休整后,继续北上到繁殖地;有些可能直接到附近山区去生儿育女;有些可能是迷鸟,也不排除有个别的是放生鸟、笼养逃逸鸟。以上这些鸟种,有些是我们鸟调活动看到的,有些是鸟友们看到的,总之,它们能在奥森与大家相遇是缘分。
6月3日奥森观鸟活动鸟种记录如下:
绿头鸭(幼)
星头(幼)、大斑、灰头绿啄木鸟
戴胜,普通翠鸟
四声杜鹃,大杜鹃
普通楼燕,白腰雨燕
珠颈斑鸠
黑水鸡,小鸊鷉(育雏)(幼),池鹭,苍鹭,夜鹭,黄斑苇鳽
红嘴蓝鹊,灰喜鹊,喜鹊
黑枕黄鹂,黑卷尾
乌鸫(育雏),灰椋鸟
沼泽山雀(幼),远东山雀
家燕,金腰燕,白头鹎
小蝗莺,黑眉苇莺,东方大苇莺
黄腰柳莺
棕头鸦雀,树麻雀,白鹡鸰,金翅雀

——彭明

6月3日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圆明园西路报告

今天的温度不高,天气很好,非常适宜观鸟。

在鉴碧亭附近,有5只楼燕、1只珠颈斑鸠、2只乌鸫、1只丝光椋鸟、2只灰椋鸟、9只沼泽山雀、8只家燕、4只金翅雀。

1对麻雀在屋顶上忙着交配,我们从旁边经过时它们毫不在意。

湛清轩的鸟种很丰富,有2只绿头鸭、1只四声杜鹃、1只大杜鹃、1只楼燕、1只山斑鸠、2只小、2只夜鹭、1只丝光椋鸟、1只八哥、15只家燕、1只白头鹎、1只东方大苇莺。

灰椋鸟(6只)很活跃,不停地往返飞行,应该是在育雏;一群金翅雀(15只)忙着觅食,基本上都是亚成鸟;2只黄苇鳽先后从荷叶丛里飞起来,盘旋了一圈后飞走了。

在春泽斋附近,有1只星头啄木鸟、1只大斑啄木鸟、2只楼燕、2只珠颈斑鸠、1只夜鹭、2只乌鸫、1只丝光椋鸟、5只家燕、6只金翅雀。

1只灰头绿啄木鸟(雄)落在刚刚割过草的山坡上觅食,头顶上的红斑在阳光照射下很醒目;3只大杜鹃在树林间追逐着飞过;还有2只普通翠鸟,其中1只嘴里叼着小鱼,可能是在育雏。

在夹镜鸣琴,有2只绿头鸭、1只大斑啄木鸟、1只大杜鹃、1只珠颈斑鸠、1只夜鹭、3只金腰燕、4只金翅雀。

在天然图画,有3只大杜鹃、1只珠颈斑鸠、1只夜鹭、2只灰椋鸟、5只家燕、1只白头鹎、5只东方大苇莺、4只金翅雀。

后湖里面还是只有1只绿头鸭和2只小。

在万方安和附近,有1只大斑啄木鸟、4只楼燕、1只珠颈斑鸠、1只夜鹭、2只丝光椋鸟、5只灰椋鸟、2只沼泽山雀、10只家燕、1只金腰燕、1只白头鹎。

在方壶胜境,有1只绿头鸭、2只星头啄木鸟、1只大杜鹃、15只楼燕、2只珠颈斑鸠、4只黑卷尾、2只沼泽山雀、1只大山雀、10只家燕、1只白鹡鸰、4只金翅雀。

1只灰斑鸠落在路中间,慢慢溜达了一会儿后飞走了。

接着,我们先是看到1只翅膀上有浅色翼斑的鸟缓缓地在空中飞过,等它落在树梢上,我们才确认它是三宝鸟,过了一会儿又飞来了1只,似乎是一雄一雌。

——叶文

6月3日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初夏的六月,因期末而错过5月过鸟时节的我终于又能来圆明园了。鉴碧亭顶上和上周一样坐着一只珠颈斑鸠,阳光下它的身体格外的白,原本的粉色竟然被我看成了灰色,还以为是灰斑鸠。涵秋馆的水面上游着一只鸳鸯,起初在对岸,后来越游越近,似乎不太怕人的样子。树上的乌鸫有的是黑色但也有好多棕色那些是幼鸟,它们真是胆大,居然去抢喜鹊的巢,虽然只有4只,但喜鹊可是相当凶猛的鸟,出乎意料的是小乌鸫们赢了,喜鹊被赶到对岸,也许是找同伴求救去了。

在凤麟洲,栈桥下的睡莲被捞走了许多,但上周的那条红纹滞卵蛇还在,只不过换了个睡莲晒太阳。它光滑的鳞片闪烁着刺眼的阳光,和岛上传来的“呱呱叽…“,北面的”布谷“一样都是夏天的标记,让人感到一丝燥热。可惜那只东方大苇莺还藏在高处的树枝里,被茂密的绿色挡住了。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黑枕黄鹂了,上次仅仅听到了它特有的猫叫声,这回是真的看到了一只“黄色的鸟”飞过。也许是往年夏天我来圆明园太少,或是杜鹃鸠占鹊巢的本领比今年高超,今天竟有幸看到它们和东方大苇莺出现在一块,还是被东方大苇莺追的,只是不知道那是被发现的雌鸟,还是吸引东方大苇莺注意力的雄鸟。

丝光椋鸟和灰椋鸟也和上周一样出现在浩然亭,隐约看到了幼鸟,但没有从树洞中伸处头来。这次没有红嘴蓝鹊,略显奇怪。

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三宝鸟,当西线传来三宝鸟的消息时我们都纷纷赶去,最后因为走错路,到北树林时它们刚刚飞走。上次北树林的三宝鸟据说还是在2010年呢,而且这回可是两只一对,我们等了半个多小时它们还是没有出现,最后只能放弃了。

——泡泡(陈泽华)

2017年6月4日天坛公园鸟类调查回顾

时间:7:30-12:00

天气:晴见多云

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天坛观鸟,但观鸟的次数屈指可数,算是个初级爱好者吧。记得第一次参加鸟调时,李强老师说在野外观鸟,一般都是先听到鸟叫声,再根据声音来找鸟;如果是飞行中的鸟儿,可以根据它的剪影、体型大小来初步判断是什么鸟。我套用电影里的一句对白简单总结起来就是“听声、辨位、观野鸟”。

言归正传,周日早上七点半大家照旧从西门进入天坛,在李强老师的简要介绍后观鸟正式开始。麻雀、灰喜鹊、喜鹊这些市区内常见的鸟儿们或在树丛间追逐打闹着,或在草地上悠闲地踱着步子;不远处树上一只八哥在枝头休息,透过繁茂的树叶,它翅膀下的那一条白色分外显眼。西门附近还看到正在给幼鸟喂食的戴胜、草丛里觅食的黑尾蜡嘴雀、天空中飞过的大嘴乌鸦。在一棵高大的树下,大家停下了脚步,唐老师指着树干上的洞说“那个就是戴胜的窝”。“戴胜也会啄树洞吗?”有人问了一句。“你们看戴胜的嘴,是吃什么的?”李老师似乎所答非所问“通过观察嘴部的形态特征,就可以推测出它的食性。”李老师进一步解释道“比如鸭子的嘴是扁扁的,用来过滤用的,所以它们吃水里的浮游生物;像麻雀这些嘴坚硬的鸟可以吃种子,而戴胜的嘴细细长长的,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可以嗑开种皮,也无法啄开树皮,所以只能吃土里的虫子。”原来戴胜的窝是其它鸟啄的洞,有可能以前是啄木鸟的家,这样算来,戴胜住的都是二手房。

告别戴胜的家,一行人继续向前。“听!这是什么鸟?”李老师首先在嘈杂的鸟叫声中听到了别样的声音,众人侧耳细听,那声音再次响起,与其说是鸟鸣,倒不如说是婉转悦耳的歌声。大家都抬头循着声音四处找寻,但茂密的绿叶挡住了视线,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唱歌的鸟儿。“刚才是乌鸫的叫声,这是一种在南方常见的鸟类,近些年北京也能看见。现在树叶多了,大家可以看看周围像枯枝、电线杆这类标志性物体,这些地方更便于观察。”李老师补充道。我拿起望远镜,对准墙外一棵枯树,果然看到上面停着一只正在四处观望的珠颈斑鸠。这时响起“光棍好苦”的声音,那是四声杜鹃的叫声,但直到我们离开也只闻其声未见其鸟。杜鹃这种鸟自己不搭窝,把卵产在其它鸟的巢里,李老师说天坛里的四声杜鹃会把蛋下在灰喜鹊的窝里,过段时间,就可以看见灰喜鹊家里寄养的小四声杜鹃了。

小道旁的一棵大树树干上趴着一只大斑啄木鸟,仔细一看,它身子下面的树洞里,另一只大斑啄木鸟正探出小半个身子向外面的啄木鸟乞食,头顶的小红帽分外显眼。那是一只雄性的亚成鸟,随着它慢慢长大成熟,红帽子的位置会逐渐后移,最终停留在枕部;而雌性的大斑啄木鸟头上则没有红帽子。这个探头探脑的小家伙分外可爱,大家在树下观察了好一会儿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前往空场的路上,成群的燕子在头顶盘旋,一共有三种:普通雨燕(楼燕)、家燕和金腰燕。普通雨燕的体型相比另外两种要大一些,翅膀弯曲成镰刀状;金腰燕侧身飞行时,可以看见腰上的金腰带。李老师看着燕子们飞翔的剪影从眼前一闪而过,快速而准确的说出了每种燕子的名字,实在是太佩服他的眼力和观察力,这可是需要十多年观鸟的经验呀。就在李老师念叨着怎么没看见猛禽的时候,突然远处的天空中一个黑影掠过,翅膀前段没有翼指,初步判断是一只隼。而后根据“长炮筒”记录下的画面最终确定那是一只亚成的雄性阿穆尔隼,也叫红脚隼。“啊——”的一声乌鸦叫吸引了我的注意,“大嘴乌鸦和小嘴乌鸦除了额头和嘴的大小,还可以通过其它的区分开吗?比如他们的叫声有什么区别么?”我问道。身旁三年级的佳宁小朋友一脸认真的做着回答“冬天才能看见小嘴乌鸦。”后面的晏老师补充到“嗯,可以说小嘴乌鸦属于冬候鸟,大嘴乌鸦是留鸟。”这小小年纪知道的可不少,真是后生可畏呀。

穿过空场来到苗圃,没有见到上周的鹰鸮,却以外发现了乌鸫的巢。乌鸫爸爸在离巢不远处的树枝上站岗放哨,乌鸫妈妈在窝里孵卵,偶尔飞到对面的矮树丛里活动活动,很快又飞回去照顾未出世的宝宝。乌鸫的巢跟喜鹊巢相比,除了大小和搭窝用的树枝粗细不同以外,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在细枝条、枯草的缝隙间混有泥土,从外观来看,整体感觉乌鸫窝做工比较细腻。不过听唐老师说喜鹊窝非常结实,而且带有顶棚,门的开口在侧面,不像乌鸫的窝是露天的,可以遮光挡雨。

沿着苗圃的小径向前,李老师似乎又听到了新品种的鸟叫声,一路小跑着向声音的方向寻去,但跑了一小段突然收住了脚步,失望的回头说“是鸟笼”。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不远处的长椅上放着一个用白布罩住的笼子,那白布就像一堵墙将笼子内外划分成两个世界:墙外的世界自由自在、五彩斑斓,而墙内的世界却孤独寂寞、黑暗单调。脑海里突然闪过最近看的电影《重返狼群》里微漪和亦风的一番对话:“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自由!”真正的爱鸟之人是不会将心爱的鸟儿囚禁在牢笼之中任人摆布的,而是任由它们在蓝天白云下自在飞翔。

临近活动结束时,大家又看见了天空中翱翔的红隼。至此,一部分人告别了我们从公园东门离开了,其余人继续向月季园方向行进。在月季园附近一棵桧柏下,李强老师正在绘声绘色的给大家讲自己以前英勇救乌鸫幼鸟的事迹,身旁的小晏同学突然指着不远处一棵雪松问道“那是什么鸟?”李老师首先从望远镜中确定那是一只猛禽,众人一听来了精神,纷纷跑到离树一二百米的地方,有设备的都掏出了自己的“长枪长炮”。经鉴定,那是一只成年雌性雀鹰,体型有些消瘦。前几次鸟调看见雀鹰都是在天空中飞翔着,这次却是落在了树枝上,而且树下还有四、五个纳凉休息的游人。那雀鹰似乎对我们这些举着“家伙”瞄准它的不速之客也不反感,轻松自在的举起了右爪,似乎在跟我们打招呼。这时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喜鹊,落在雀鹰上方不远的树枝上,伸着脖子向下窥探着。突然雀鹰俯冲向地面,就在我们都以为它已落在地面时,后面的人说其实它飞进了身后的树林里,此时再追已经是望林莫及了。大家猜测着这只雀鹰如此不怕人或许是被放生的,不管怎样,祝它以后平平安安、一切顺利吧。

本次活动共有39人参加,其中6个孩子,总共观察到鸟种24种,其中包括红脚隼、红隼和雀鹰三种猛禽。虽然六月初的天坛已经过了迁徙季,不过现在还是各种鸟儿的繁殖旺季,能看见各式各样的鸟窝和今年新出生的幼鸟,也算饱了眼福了。只可惜自己没有专业的照相设备,没有留下影像记录。

——宋扬文

天坛鸟之行

知道野鸟会一直有观鸟的活动,可以跟大小鸟友一起寻鸟观鸟乃是一大乐事,上周周末,终于有时间加入天坛观鸟的队伍。

六月的清晨阳光不燥,七点半,一行人在天坛门口集结完毕,这次由李强老师带队,众鸟友们带着长枪短炮的队伍蔚为壮观。唐老师热情的给大家介绍了天坛的基本情况,更是提到了之前看到的鹰鸮。但其实,来之前,我对天坛“北京绿肺”的称呼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的,我一直觉得,天坛这方弹丸之地,能有多少物种。走完全程之后,我才发现我真是太浅见了。

一进天坛,一只灰灰的影子从天空划过,一群人完全没有捕捉到它的影子,李强老师悠然的说,应该是星头啄木鸟!记录员拿出纸笔迅速记录,我还没反应过来,队伍已经继续往前行走。李老师讲,观鸟要多利用周围的突出的枯枝,便于观察,鸟也喜欢停栖,说着,一只珠颈斑鸠和一只小麻雀一前一后就停了上去。接着,众人又被一阵婉转的鸟鸣吸引,只见茂密的枝叶间藏了一只八哥,但是这还不是声音的来源,不多时,两只戴胜又在追逐嬉戏的落在了远处的树枝间。而旁边的树荫下,一只雌性黑尾蜡嘴雀在树干上探头探脑,一下又落在了草丛里。而声音的来源,应该是头顶郁郁的树冠。众人驻足停了一会儿,便有人猜测是鹀还是乌鸫,我对此一脸茫然,对声音实在是不敏感。

路上,李老师说,指着一棵杨树上的树洞说,我们之前观察到这个洞有戴胜作巢,但是用过两次之后就不再使用了,不知道戴胜是否不重复利用同一个巢,这个问题值得研究研究。我想起来家里以期也有家燕的窝,连续三年都有燕子住,第四年却没有了,不知道是那对家燕夫妇不幸殒命还是另觅其他巢址了。

再之后,听见短促有间隔的“啾--啾--”的声音,循着声音,又碰见一个树洞,还有一只大斑啄木的小脑袋从树洞里伸了出来!是大斑啄木的巢!这时,亲鸟也飞回来了,小啄木昂着头奋力的从妈妈那里接食物。众人迅速拿起长枪短炮抓拍这个温馨的瞬间。

继续前行,我又看见一只蜡嘴雀不确定是黑头还是黑尾,李老师说,我们平时基本看不到黑头,蜡嘴雀会嗑瓜子,黑头颜色又比黑尾更为多彩亮丽一些,野生的黑头都被抓到鸟市上去啦,听着不禁叹息。往前走着,李老师说起来一路没看见猛禽呢,真是遗憾,错过了猛禽迁徙的日子。刚说完,头顶一个黑色的影子掠过,快看!猛禽!众人也纷纷激动的抬头望天,果然一个黑点在高空乘风翱翔,片刻就飞出了人们的视野,但摄影高手们还是抓拍到了它的身影,李强老师从它红红的腿毛上看出来是一只红脚隼,又从它模糊的次级飞羽和没有胸前横纹的特征分辨出是一只雄性亚成体,简直不要再厉害!

临近中午,骄阳似火,天坛的游客纷纷,野生小精灵们也都躲到树荫草丛避暑,不怎么活动了,只有天空灵活的燕子们徘徊穿梭,捕捉飞虫。李老师又给大家讲了家燕,金腰燕,普通雨燕的区别,家燕下颌红色偏黑,金腰燕有金腰,雨燕翅膀镰刀型较窄,全身深褐色。路边没有铺草坪的地方,杂草肆意生长,夏至草和二月兰都到了结果的时间,枯黄的草丛里只有抱茎小苦荬还努力的开着小黄花。

走到苗圃,唐老师惋惜的给大家讲了这里的变迁,最初的最初,这里属于学校的实习基地,草木种类繁多,游人禁入,环境密闭安全,每到鸟类迁徙繁殖季节,这里就成了众多鸟儿歇脚的胜地,更有很多鸟儿在此作巢安家。但是前几年,苗圃被天坛收回,为了便于开放参观,便实行细化管理,杂草被清理,树木被修正,篱笆栅栏也都拆除,鸟儿在这里没有了安全感,虽然也还是看到了鹰鸮,鹰鹃噪鹃之类,但是一般都只是短暂歇脚,再不过多停留。有的时候,城市也需要荒地,需要给野生动物们一丝夹缝的生存空间,不仅是给长途迁徙的鸟儿喘息的机会,也能让都市人真实的看到自然的真实面貌,这里本该是多么生机勃勃啊。可是转了一圈,我们只听到几声红嘴蓝鹊的叫声,再没看到其他新鸟种。

走到天坛园区的中间,靠近东门地铁站,行程也基本到了最后,一批成员就此去搭乘地铁返程,剩下的人继续往此行的终点月季园前进。不得不说坚持到最后总有惊喜,路边,我看到一只胆大的雌性灰头绿啄木鸟绕着侧柏的树干转圈圈,我在这边它绕去那边,我走到那边它又绕到了背面,好气呀!聚过来看它的人多了,它又扑扇着翅膀飞到了远一点的树干上,这次倒乖乖的趴着让我们好好看它了。看的尽兴了,转身瞄了一下远处天空,一个红色的影子伸展双翼在天际盘旋,又一只猛禽!旁边的鸟友也激动的喊,是红隼!它飞的离我们那样近,耀眼的阳光下,深色指羽带黑点砖红色背羽熠熠生辉,清晰可辨。真是幸运,一上午见到两只特征分明的猛禽。

然而好运气还没有用完,最后走到月季园,行程结束,大家站在树荫下对一上午的行程总结,李老师给大家讲起了以前家里旁边住着的一窝乌鸫和他的故事,我听着眼光扫了一眼远处,看见两棵松树中间好像有一个黑色的不明物体,拿着望远镜一看,好像是只斑鸠?但是又有点大,众人也纷纷望去,李老师拿相机对着拍了一张后,放大,再放大,这胸前有横纹呢,这眼神也挺凶的,爪子也看起来很结实,这是猛禽啊!一只停栖的雀鹰!一行人连忙带着设备悄悄移动过去,悄悄拍片,悄悄观察。看起来,它像是在午睡?还调皮的抬起右脚往前伸了伸,过了一会,又放下右脚侧过了身子,啊呀,下面怎么围了一圈人!我觉得它内心这会儿可能有点紧张,直直的看着众人不知做何姿态,也可能是有点好奇,在细细打量你我能不呢做他的口中餐。终于,它大概也看的腻了,也歇息够了,展开宽阔的双翼掠过人群飞向远处去了。

天坛观鸟活动到这里是真正的结束,和一群有着共同爱好的人结伴同行实在开心,既能收获知识也能结交朋友,以后会更加努力,多参加活动,尽心爱护、保护自然的精灵!谢谢各位老师的指导!谢谢各位鸟友的同行!

——晏十七

2017年5月28日植物园东线鸟调总结

夏天来了,植物园的鸟况和冬天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日,虽然空气不是很好,但志愿者们参加鸟调的积极性一点没有减少。

活动尚未开始,大家就在南门集合地点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四声杜鹃的叫声,老一辈人都说这是在叫“光棍好苦”,也有人说这是在说英语“one more bottle(再来一瓶)”,我觉得英语的发音更像一些。

走东线第一站就是月季园,我们在旁边的苗圃听到了一种类似白头鹎的叫声,但又不太一样,鸟藏在树冠里,大家就是找不到,一转眼鸟就飞走了,我们只看到了一个剪影。

后来我们用手机APP一条条地核对叫声,最后发现,原来是领雀嘴鹎。领雀嘴鹎本来分布在中国中南部,近些年因笼鸟逃逸或自然扩散的原因,它们在北京也逐渐建立起野外种群。

走到黄叶村,两只星头啄木鸟在飞舞追逐,旁边的乌鸫在看热闹,顺便抓个虫子吃。这时四声杜鹃的声音更近了,并且传来了“布谷”的声音,原来大杜鹃也在。

在湖边我们远远地看到了一只杜鹃站在光秃秃的枝头,一转眼就飞走了,后来在树尖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黑卷尾。

快到中午,气温越来越高,鸟儿的活跃度也在下降,不过我们还是在梁启超墓附近成功地找到了两只黑头䴓,周围的树上还有远东山雀和沼泽山雀在跳来跳去。

东线的鸟调一共记录23种鸟,希望在今后的活动中,我们还能发现更多的惊喜。

——高向宇

2017年5月28日植物园西线鸟调总结

领队:王世和(小鸟)

调查人员:王世和(小鸟)、刘永刚(匆匆)范利军(金龟子)

我们一行按照鸟调线路分为两组,东线由宇哥和绿洲老师带队,小鸟老师带匆匆老师和我走西线,我们沿西侧围墙向北,沿西北侧水流走到樱桃沟水源头折返,大家相约11:30左右在素菜馆汇合然后一起走中线返回南门,鸟调活动结束。

目前已进入夏季,林深叶茂,给观鸟带来一定阻碍,听声音辨别鸟类是考验鸟龄的时候。我们在西门附近观测到家燕、楼燕和金腰燕混在一起在空中时而俯冲时而迅速转身的飞翔,小鸟老师跟我们讲如何通过身形区分这几种燕子。

在樱桃沟的一个小乔木上,抬头竟然遇见大约10几只银喉长尾山雀,在树枝间蹦蹦跳跳的好热闹。

偶尔能够听见雉鸡嘹亮的声音响彻山林。

从水源头返程时开始,总有一种鸟如影随形的婉转鸣叫,最后跟绿洲老师回合后确认应当是鹰鹃。

本次鸟调,西线一共记录到26种172只鸟类。

——金龟子

2017年6月11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7:00-12:00

集合时间:7:0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6月10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

2017年6月11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李强(报名电话:13001076278,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自2016年4月起,自然之友野鸟会与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北京植物园合作开展北京植物园鸟类调查;

2017年6月14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7年6月14日星期三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张雁(报名电话13671011041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海报照片:大斑啄木鸟小雄鸟-摄影李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