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10月7、8、10日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系列鸟调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10-04 19:36:40 | 浏览次数:9254

10月1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今天是国庆长假的第一天,当许多人被拥堵在出游的旅途上时我们走进较平日安静许多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履行我们每周一次的奥森鸟调。由于彭老师家里有事,我临时代理召集一下喜爱观鸟的大小朋友们一起来完成这次观鸟活动。

今天来的人还真不少,小朋友就有6人,加上大人,浩浩荡荡20多人的队伍很是壮观。

奥海前的大草坪上已然成了喜鹊、麻雀的天下,前几次看到的黄鹡鸰红喉鹨等不见了踪影。绕到奥海南岸,躲藏在灌丛中的黑眉苇莺被老丁发现,留下了不甚清晰的倩影。继续前行,一棵高大的杨树尖上立着两只鸟,今天重度雾霾,能见度很差,望远镜里看的不太清楚,但不像白头鹎,正在猜测时又飞来一只落在它的旁边,翅膀扇动时的亮斑泄露了它的身份,原来是金翅雀。路边的柏树林里一群白头鹎钻进钻出,上下翻飞好不热闹。在奥海北岸大石头上、芦苇丛里、岸边柳树枝上站立着6-7只苍鹭,伸着长长的脖子不知望向何方。夜鹭躲藏在芦苇里一动不动,大石头上还卧着两只绿头鸭。转过奥海来到桥上水中一群绿头鸭争抢着游人抛下的食物,不过这几只鸭子好像身体的哪个部分装配的不合适让人看着很不舒服。不知是我的眼神太差还是今天鸟情不好,一路没有看到太多的鸟,不过落在后面的鸟友看到了黑水鸡,鲜红的额冠和嘴巴令大家小小的惊喜了一把。来到湿地 一只灰头绿啄木迎着我们从头顶飞过,它尖尖的长嘴巴波浪式的飞行方式给大家留下了较深的印象。在苇荡的深处蓝喉歌鸲、红喉歌鸲还在为拍鸟大爷们摆着各种poss以获得果腹的食物。当我们的小鸟友周元崑得知蓝喉歌鸲是在被诱拍时气愤地离开了现场,孩子对诱拍现象的反应令我吃惊也使我感动,他对鸟儿的热爱关爱及至受到伤害后的心痛,使我看到正是有他们的存在中国的环保事业虽然步履艰难却是今后的希望所在。在这里要特别表扬今天参加活动的6位小盆友,他们小的才6岁,大的也就初中,有的初次参加,有的多次参加过活动已然是有一定观鸟经验的小“老鸟人”了,一路下来,不管新的老的都是认认真真仔细的观察,虽然鸟不多,使“老鸟人”有些失望,但大家的热情一直都很高涨,其中周元崑和广渠门中学的同学在本月22号还要代表各自的学校参加北京市中小学生观鸟比赛呢,祝他们取得好成绩。也希望这次活动能引起新来的小朋友的兴趣,参加到观鸟的队伍中来。

在湿地中心的大树下我们兵分两路,王晓青老师带着她的学生还有几个人走南门方向,剩下的人包括周元崑、还有一个小朋友很想看看洼里湖,于是跟着我们向东门进发,爬上拍雉鷄的山坡发现有灰头绿啄木,还有星头啄木、沼泽山雀,可是枝叶太密光线又暗大家没有看的很清楚,等走出林子就有点搞不清方向了,饶了很大的圈子才到了洼里湖的西边,时间比较晚了,没有看到什么鸟很是遗憾。

在我们出东门穿过洼里湖东面林地时发现了虎斑地鸫,身上白色的斑点在光线下闪着亮光,一看到我们立即警觉的钻进林子,由于林子太密怎么也对不上焦,正在我们变换角度时呼呼又飞过去2只,一共3只虎斑地鸫,太令人吃惊了,这是结束今天鸟调送给我们的礼物,只可惜其他朋友没有看到,有点于心不忍。

这期间走南门的王老师打来电话,他们在奥海西边林地看到了2只雌的雉鷄、北红尾鸲、树鹨等5种鸟,收获真是不错,今天的鸟调圆满收官。

一一舒晓奋

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国庆,圆明园考察行

十月一日国庆节的清晨,北京八中生物学社的师生一行六人,跟随自然之友几位专家老师来到圆明园考察。此时的圆明园已褪去夏天的燥热,秋高气爽,十分惬意。大家早早地来到南门集合,迫不及待地准备启程。

早上7:30,我们一行人迎着凉爽的秋风,开启了愉快的旅程。“看!有只水鸟!”随着领队惊奇的喊叫,我们赶紧举起望远镜,原来是一只绿头鸭,棕色的羽毛衬托着黄色的喙,现出一种朴素的美。

也许是因为国庆节鸟儿也回去休假了?这次公园里并没有看到很多鸟,倒是园里丰富的植物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最显眼的当属湖面上巨大的王莲,像一个个圆形的小船飘在水上,中间夹杂着雪白而淡雅的莲花,不禁使我想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名句。

还有一种妇孺皆知的中药在圆明园也随处可见,那就是枸杞。纤细的藤上点缀着紫色的小花,配上绿叶,显得朴实淡雅。花下结的果实,就是枸杞子,粉嫩嫩的,也快要成熟了。

我们还看到了精致的模型般的蝉蜕,静静得趴在树干上。那是蝉蜕下的外骨骼,蝉从原来的外骨骼中钻出来,迎接新的生活。这些蝉蜕只有胸中破了一点,其它的部分,就连微小触角都完好得保留了下来,大自然真是奇妙啊!于冬雪对龚社长幽默地说:“收好,收好,这是咱们的镇社之宝!”

这次的活动真有意思,我们认识不少动植物,领略了大自然神奇的创造力。大家玩的开心,学到了不少知识,还认识了新朋友。我们喜欢八中的生物学社,盼望着下次活动快点到来。

——北京八中生物学社 陈子珩

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日期:10月1日

时间:七点半到十一点半。

路线:圆明园西线

今天是十一长假的第一天。七点半不到我就到了。圆明园门口已经三五成群地站着些人了,虽然汪周老师还没到,但我凭着直觉也找到"组织"。

进入园区后,分为东西两线。我这只"菜鸟"还没走过西线呢。于是我选择了西线!三个家庭和三位鸟友一行十一人。开始了西线的鸟调行程。

走了不一会,周围就变得安静起来,嘈杂的人声也渐行渐远了。要不是跟着领队走,我们自己万难找到这么僻静的路线。左一拐,右一转。沿着围墙走了不多时,一阵阵尖锐,很有动感的声音传来了。有经验的老师说,这是金翅雀的叫声。循声望去。七八之金翅雀正俏闹枝头呢。

大家都端起望远镜仔细观察起来。再往前走,来到了一片开阔地。大斑啄木鸟清晰的叫声传入耳帘,很快我们发现了在树杆上忙碌的大斑啄木鸟。正当大家的视线都被她牵引时,几只灰椋鸟也在树干之间不甘寂寞地飞来飞去。最后,翩然地落在了大斑停落的树干边的枝叉上。好一个“和谐社会”呀。

不知不觉走出了倚春园,进入了圆明园。行走间也看到了朱颈斑鸠,大山雀,沼泽山雀,白头鹎等。这时,天空也渐渐的明朗了一些。突然,隐隐地听到“砸石头”的声音,是柳莺。 “初涉江湖”的我,也能分辨出来了。果然,树叶婆娑中,轻巧的身影闪过来闪过去。可惜,它就是不做片刻停留。大家无法仔细观察它。

向前走,到了一片小树林,树木的顶端有一些枯枝,”那是什么鸟“。一位鸟友问到。”是树鹨“。

又陆陆续续发现近十只。“猛禽”。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大家急忙抬头,一只鸟很快飞过,是雀鹰。我很期待看到猛禽,只可惜反应太慢了,没有拍下来。

再走了一段,我们来到后湖,看到工人们正在清理水草,我有些忧心了,我想肯定看不到太多水禽了。拿起望远镜一通”扫射“,居然有七八只小鸊鷉悠闲地在水里。虽然,鸊鷉是很常见的鸟,并不稀奇。但看着它们一会潜下去,一会探出头。自顾自地玩着捉迷藏的游戏也挺有意思。再往前走,一大片荷花塘,娇艳欲滴的荷花已经不见踪迹!只剩下做了----夏天配角的荷叶。两只野鸭子正在吃荷叶上那个干枯的花果。我们正议论着野鸭子,却忽略了静静站在荷叶上的精灵,突然一双翅膀忽闪了一下,终于把大家目光吸引过去啊!原来是池鹭。

离开后湖,我们一路走到了西洋楼附近,因为,我下午还要上课,就离开了。我觉得鸟调经常是“空山不见鸟,但闻鸟语响“。也许,这就是鸟调魅力所在,期待下一次鸟调。

——陈宇昊

上周天坛鸟调回顾

为避开国庆黄金周人流高峰,本周天坛鸟调定在了周五。放假前一天,能溜个号就溜吧!哈哈。8女3男,共11人走进天坛观鸟。

7点半,鸟调从天坛西门准时开始,晏老师领队、李老师指导。这次来参加鸟调的大都有过观鸟经历,只有一两人是完全的新人——第一次观鸟。晏老师给人的印象总是非常的和善亲切,尤其是对新人特别的照顾,发现哪有鸟,赶紧指给新人看。李老师是著名的鸟人,说起鸟话题那就是如数家珍。

我因为晚到了10分钟,在西门进去后第一个卫生间那里追赶上大部队。在这里,有一只大鸟从天空飞过,大家又是望远镜又是照相机,原来是苍鹭。谁说天坛没有水鸟?哈哈

去往西北空场的路上,家燕啊、金腰燕啊,都不见了,各种啄木鸟也不见,真是没什么鸟啊!李老师一路就是不停地念叨:来个猛禽啊!还好,一阵叽~叽~叽的声音,飞来一大群小鸟,是柳莺吗?是黄眉还是黄腰?绣眼?小不点儿们特别会保护自己,在树上的落脚点总是选在树叶遮挡的地方,一落上去就看不见了。

西北空场,灰椋鸟时不时地落在电线杆上,在西墙跟,两只八哥呼扇着翅膀飞过。灌木丛里依旧还有诱拍的道具,只是没见什么鸟。

苗圃,这次给了大惊喜。一树的红胁绣眼鸟(柿子树上叨柿子吃或是柏树上吃柏树籽),一树的柳莺(实在是够小,在枝叶间跳跃的够快)。之后在其他区域又看到一群群绣眼,于是,大家说今年是绣眼大年!

苗圃进内坛的墙根,一只戴胜傻呆呆地晒着太阳。在斋宫外面,一只看起来很像鸽子的鸟飞过,李老师说可能是日本松雀鹰,大家都很奇怪怎么飞得那么低。斋宫往东,高大的树上又是一群,开始还以为是大个的柳莺,拍下来细看,还是绣眼。柏树林,被李老师念叨了一路的猛禽现身:普通鵟!继续往前,看到有人在拿大炮拍,一问还是绣眼,定睛看,又是一树。好吧!一大拨绣眼迁徙而来,又将迁徙而去!

丹陛桥,总是能碰到猛禽的地方,这回也没让人失望。就在大家分享陈老师带的小麻花零食的时候,两只普通鵟现身,我们都笑称:麻花鵟。接下来,在去往油松林的路上,又收获了两拨猛禽。一只脚上带着绳的苍鹰,大家猜测可能是跑出来的,替它感到庆幸的同时也厌恶极了捕鸟捉鸟之人。“快看,两只猛禽”,李老师大喊一声就用单反瞄准了天空。“哪儿呢,哪儿呢?”天呀,真是芝麻大小的黑点点啊,看得人眼花!看着看着,望远镜镜头里不再是两只,而是四只!飞走,又飞来两只,总共是六只。在李老师的单反相机里,我们辨认着:两只红隼、两只苍鹰、两只雀鹰!太让人兴奋了!

油松林,十几只珠颈斑鸠和喜鹊在草地上悠闲地散着步,花耳朵大尾巴的北松鼠在草地和松树之间蹿来蹿去。听!星头啄木鸟的叫声!循着叫声,看见真身啦!而在大家细细观赏大斑啄木鸟准备结束今天的行程的时候,红嘴蓝鹊,优雅地从眼前平行飞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鸟友长脚鹬发现一只短尾巴的鸟,原来是黑尾蜡嘴雀,这就是今天收获的第36种鸟了!

来吧,秋天到天坛过鸟瘾,看一大拨绣眼袭来!看一大拨猛禽飞过!看红嘴蓝鹊眼前飘!

——陈景云

2016年9月28日植物园鸟调东线回顾:

今天北京植物园观鸟,我和汪周老师、以及小学生母子二人一起组队走东线,由汪周老师领队。天气比较冷,但晴空万里,植物园的菊花展已经开幕,所以门票也涨到了10元。

进大门右拐,来到月季园。这里是灰喜鹊的地盘,到处可见灰喜鹊来回穿梭。汪老师很快听出来树鹨、小鹀的叫声。三只白头鹎落在树枝上,可以让我们有时间仔细观察一下。远处传来珠颈斑鸠的咕咕声(珠颈斑鸠的叫声比较抑扬顿挫,而山斑鸠是比较平的,所以听到斑鸠的叫声还需要继续辨别是哪一种)。

离开月季园向东,往东门方向继续前进。看到丝光椋鸟在松树上吃着松子,褐柳莺传来“砸,砸”的声音(砸石头的家伙)。

靠近东门的小片水面的岸边芦苇丛中,大概有10只棕头鸦雀在来回跳动,棕头鸦雀喜欢在比较低的草根和草枝上,经常是只见枝头摇动却看不到鸟影,从抓拍到的照片来看,尾巴比较短,还没长出来,判断是亚成鸟。

全程看来,月季园还是鸟况最好的,以后可以在这里更多停留时间。

继续左转向曹雪芹故居(黄叶村)走去,银杏、柿子的果实在地上和枝头随处可见,银杏果散发着特殊的臭味。紫薇还在开花,汪老师让我们试验,在紫薇的主干根部用指甲轻轻的挠痒痒,它上方的枝条就会发生微微的颤动,没想到植物也有如此敏感的神经系统啊,所以紫薇又叫“痒痒树”。除了白头鹎,似乎没什么新发现,又看到皂角树下掉了一些皂角果实,据说把它泡在酵素中产生泡沫,就可以用来洗衣服了,于是大家都纷纷低头弯腰捡“宝贝”。

离开黄叶村,来到北湖,小䴙䴘重新成为关注焦点,大小8只,看它们来回潜水游荡,十分可爱。亚成的小鸟有点秃秃的感觉,没有爸爸妈妈漂亮。

继续向前往梁启超墓的方向,一个大黑影从头顶飞过,还以为是猛禽,汪老师说其实是大嘴乌鸦。梁启超墓附近的油松枝头,终于看到了黑头,灵巧地啄食松果里的种子,或是在树枝上寻找虫卵,黑头来回跳动的速度太快,有一次甚至就在我们身后很近的树干上,但要想拍到比较完整的姿态却很困难。它倒挂在树枝上的样子着实灵巧可爱。黄眉柳莺传来类似“紫薇”的叫声,沼泽山雀的“吃吃喝喝~”,黄腹山雀的“丝丝丝”;大山雀的三音节的“滋滋嘿”,这时候的观鸟似乎已经变成了“听鸟”。附近的油松林里,继续发现更多的黑头。

从梁启超墓转向汇合地素菜馆的路上,汪老师发现了3只斑鸫,大部队应该在10月过来,不知道这3只为什么如此赶早。

比较遗憾的是这一路没看到翠鸟,也没见一只啄木鸟,只是远眺了一下一个灰头绿啄木鸟留下的树洞,过去曾经见过大鸟喂食树洞内雏鸟的场景,现在只有空空的洞穴了。

这么好的九月晴空,竟然没有看到一只猛禽,4只小嘴乌鸦打闹地飞过,一路上汪老师只是念叨了一句“好像听到了燕隼的叫声”,无果。

比较精彩的节目总是在尾声,我们和张雁老师的西线小组汇合后,一起向南门返回,路上,我感觉有什么黏糊的东西掉落在了我嘴角边,汪老师看了看说是鸟屎,你被丢炸弹了。一抬头,汪老师利索的抓拍下了罪魁祸首,就是它干的,一只树鹨,观鸟可真是处处有“惊喜”啊。

此次东线一共看到20种,期待10月迁徙季到来,让我们期待看到更多的鸟儿吧。

乌鸫 1
树鹨 6
小鹀 3
白头鹎 20
珠颈斑鸠 1
金翅雀3
丝光椋鸟 2
褐柳莺 2
沼泽山雀7
棕头鸦雀10
金腰燕1
黄眉柳莺3
小PT 8
大嘴乌鸦1
黑头:19
黄腹山雀:2
大山雀:1
黄喉鹀: 1
小嘴乌鸦 4
斑鸫3

共20种

——记录人红脚鹬

9月28日植物园鸟调西线回顾:

9月28日周三

早上天很冷,却是个一场强风一场透雨后的好天气,在植物园南门售票处前集合的鸟友标配是冲锋衣,甚至有的穿上了棉夹。入门广场轻忽地间或走过几个行人,正是节前最后的安宁,我和张雁老师和大家分开,步入园西的鸟调路线。

两步外就是主路左侧的那片林子,等到我们被第一只鸟叫停脚步,耳侧传来鸟声,发现仲秋时节的鸟鸣种类几乎数不清了。我们点到了一只星头啄木鸟,五六只黑尾蜡嘴雀,两只黑头䴓,一只不能明细的柳莺,两只白头鹎。白头鹎发出嘹亮的先扬后抑的四声“丢丢”。张雁老师和我心情上有些类似大喜过望,匆匆赶向路线前处,

很快为这一决定感到了后悔。离开南门林子到牡丹园前,开阔的温室区域,没有观察到鸟。

温室没看到鸟,我们尝试到游人少的地方找找,直到揽风亭东侧,我们才捕捉到柳莺那细小灵动的身形,一只停在细枝上的柳莺尾羽一直在抖。听到了一连串的黑头䴓“哞哞哞”圆润的叫声。发现一只小鵐。

接近海棠园时,张老师往上空找猛禽的身影,却看见飞过一只鸫。一只树鹨。比蜻蜓大不了太多的低空鸟影。我们在观看一树麻雀吃柏果时,张老师告诉我,有人在附近观察到了蚁䴕。

步入梅园,看到一只白头鹎上下起伏在水泥地上空曼飞,凫水一样。之后走上了栈道,水塘里十一只绿头鸭欢迎着我们到来。停驻观看时,我们在周围观察到了珠颈斑鸠和银喉长尾山雀。一只好看的鸟钻入了栈道旁的山沟,张老师便舍栈道而入山林,我们细声悄步地寻半天,上方桃树枝头略过一只大鸟,是红嘴蓝鹊,张老师便有种得偿所愿的感觉,高呼我们走运了,果然,回到栈道,我们看到对面的寿安山坡上飞掠过五只红嘴蓝鹊。之后深入水源头,我们看到了黑卷尾、普通朱雀、柳莺。

沿栈道而入曹雪芹吧台阶人少的地方,鸟多了起来,有红嘴蓝鹊吃枝头成熟的柿子,发现一只大斑啄木鸟后,很快发现了棕腹啄木鸟。从“一二九”纪念碑返回鸟况相对正常,沿路有黑头䴓、柳莺等,我们很快走到了那个隆教寺遗址的园子,有人在园里的亭子下吹笛子,我们走在亭子北沿的小桥上,突然一只“不一般”的鸟冲过头顶,巴掌大小,周身古铜色,钻入了上方松枝和绿藤绕就的树洞中,它不疾不徐地在枝叶后“丢丢丢丢”很有劲道地婉转鸣叫着。我们先站着等了一会儿,又坐桥边晒得暖洋洋的大石头上等了一会儿,把吹笛子的惹不耐烦走了,“不一般”鸟再也不现身了。

后来见到汪周老师,汪老师说我们应该把声音录下来。两线在“智光重朗”牌坊前超市处汇合。出园的路上我们逐次观察到了黄眉柳莺、棕头雅雀、珠颈斑鸠、树鹨、小䴙䴘、白头鹎、星头啄木鸟。

——晚星

2016年10月8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8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指导:待定

领队:舒小奋(报名电话:13520270071 短信报名即可)

2016年10月8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8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报名电话: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10月7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7日星期五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指导:李强

领队:晏燕(报名电话18710006772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2016年10月10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10日星期一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张雁(报名电话13671011041 短信报名即可,如需电话联系请在晚间7:30--9:30时)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