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我的半部瓶瓶罐罐史

分享到:
发布者:自然之友 | 日期:2015-04-16 10:35:33 | 浏览次数:914


走过了很多路,看过了很多美妆书,仍没有找到处理这些空瓶的完美之道。有点遗憾,所以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这是来自读者莲蓬的一篇文章,原标题《那些陪伴我的化妆瓶》。


由我这么一个素面朝天的人来写一篇关于化妆品包装瓶的文章,的确有些奇怪。不过,只要是女人,哪个能与化妆品绝缘呢,即使是生活在没有化妆氛围的北京城。


从童年到少年,我能接触到的化妆品,哦,应该叫护肤品吧,主要是香皂和郁美净儿童霜。冬天手裂口时,会买一种上海产的扁扁的圆形铁盒:友谊牌护肤脂,比蛤蜊油高档些,腻腻的很管用。用完后,铁盒子也舍不得扔,留着装些塑料珠子花头绳。


直到90年代初,护肤品也没有几种牌子。一次我抹了妈妈的擦脸油去上学,一个男生凑近闻了闻说:“紫罗兰!”搞得尴尬不已。


小说《男生贾里》里有个细节,贾里发现妹妹贾梅偷偷在用洗面奶:“那是一个软罐,像牙膏的形状,上面写着‘洗面奶’三个字,贾里看过那个洗面奶的广告,一个有点妖气的女人往脸上涂这个。贾里当时看了就觉得心烦,准备抵制它。”


在这样的年代进入大学集体宿舍,身边的女孩子们正在悄悄变化,而我是后知后觉者。


我的第一支洗面奶是从水房捡来的。牌子记不得了,只有小半管,半个多月放在那儿没人动,掂一掂,里面内容不少,我猜大概是某位女生不要了,保洁大妈又不敢扔。观察到将近一个月还没变化,我下手把它捡了回来,试试很难挤出来,便用剪刀一分为二,里面的残留洗面奶居然又用了半个多月。更诧异的是我同屋的姑娘忽然沉沉问我:“洗面奶是捡的吧?”我嗯啊支吾而过。原来,关注它的不止我一个。


后来,化妆品渐渐多了起来,许多女生开始做直销,一层楼里好几个房间比着打折,连我都在大二寒假成了某品牌驻城乡贸易中心的促销员,狠狠赚了三百块。但被拉去做直销却很失败,一整套护肤品砸在手里只能自己用,这才了解原来“干性肤质”不适合我。


在大学里,我依然保持着攒破烂儿、卖废品的习惯,用过的纸张、瓶子、牙膏皮,都塞床底下。那会儿的废品成分简单量也少,饮料瓶和易拉罐几乎没消费过。可是毕业那年,突然发现“废品市场”不景气了:小贩只收我们的旧书和废塑料,玻璃瓶和牙膏皮全都不要!我忿然,趁他不备,偷偷塞到他的大麻袋里——反正也不要你给钱!


工作之后,经济独立了,化妆品的消费也多了起来:日霜、晚霜、眼霜、面膜、颈霜、去角质……即使不化妆,光是护肤品也摆了半抽屉。那些用完的瓶瓶罐罐都去哪儿了呢?塑料的卖了废品,玻璃卖不掉就直接扔了。


直到用上了一种金属罐的、带泵头的喷雾爽肤水,觉得这么精致的罐子,只能喷两个月就成废品了,太可惜!刚好这个品牌每年特定在年底回收旧瓶子,说是重复利用,我便攒了三年瓶子,换了三年小礼品,很是开心。


但女伴却对此表示异议:“用旧瓶重新灌装,不干净吧?”这个我也说不好,但是,喝进肚子的啤酒都能重新灌装,抹脸上的化妆品为什么就怀疑消毒不干净呢?


继而又有一些负面新闻,说是各种“回收名牌化妆品空瓶”,都是为了造假货,云云。连带着正规的化妆品柜台,怕消费者不信任,也很少再有回收本品牌空瓶的了。而且这些瓶子的造价相对于其化妆品的高昂售价来,根本是九牛一毛,重复使用不仅无利可图,而且因物流运输成本高,反而使成本上升,同时又有卫生、造假等质疑,何苦来哉!


于是我的那些很可爱的瓶瓶罐罐,也只能摆着看上些日子,最后还是扔了。


后来生了娃,我家的化妆品又“退化”成郁美净的天下了。儿子继承了我“爱攒破烂儿”的基因,每个用完的瓶子,都变成他的玩具和收纳罐,小珠子、碎纸片、小星星……林林总总都是宝;而外出挖沙子、和泥,也少不了这些小瓶子。在孩子的眼里,没有废品,只有宝贝。


再后来又很惊讶地看到,垃圾分类标准中,“过期化妆品”居然属于“有害垃圾”!是因为其中会含铅等有毒成分?还是因为过期之后会变质?或者只是彩妆才会有毒?哎呀我化学很差,真不理解呀!反正记住了,别囤积化妆品,买之前先试用是否过敏,最后一定要赶在保质期之前“光瓶”。否则,半瓶子咣当的化妆品,理论上“有害”,怎么敢随便扔掉?


“光瓶”对我来说当然早已是习惯,就和我最早捡的那半管洗面奶一样,现在我依然会把每管牙膏挤到底、每瓶护肤霜抹干净、每支洗面奶剪开后刮“管壁”上的残余——由此也发现,不同品牌产品的“挂壁率”差异很大,有的牌子普遍残留少,个别产品真能做到剪开后没有一点儿残留!服了!


所以,厂家的设计太重要了!实用无毒的材质、简约的包装、有利于回收的瓶体,这些,也是我选购化妆品的标准之一。


最近几年,旅游或出差的机会多了,我也养成了一个习惯:用小号化妆品空瓶,装上适量的洗发水沐浴露,算准在旅途的最后一天刚好用完扔掉,这样就不必消耗宾馆里的一次性洗漱用品。同时我也会扔掉其他一些"刚好"要丢弃的东西:挤光的牙膏、该换的牙刷、赶在保质期前用掉的面膜、空药盒、破洞的袜子、甚至刚好断掉的凉鞋--以减轻返程的负重。


然而,最近一次旅行,却改变了我的观念:青藏高原雪山脚下,无比美丽而又生态脆弱的地方,由于没有垃圾处理设施,人们只能在江边直接焚烧垃圾!也就是说,我扔掉的每件垃圾都会成为污染源,所以,我只能把它们带回到北京,毕竟这里更有垃圾处置能力。此后,我更需反思:旅途中,哪些垃圾可以避免产生、最终丢弃垃圾的地点应该选在哪里。


陪我旅行的空瓶又回到了家里,我依然不能给它们最好的出路。


还好,上周我看到了某化妆品柜台回收空瓶的消息,久违了!虽然我知道她们的空瓶不太可能重复利用,但哪怕只是资源回收、分类再加工,让瓶子们有机会获得新生,就已经很不错了!真希望她们的活动可以持续下去、后续的加工处理能够更环保、运输过程可以更低碳!


那些曾经陪伴我的化妆瓶,曾经带给我美丽(哪怕有的只是心理上的哈哈),我想它们也应该可以有更好的归宿。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