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8月8日鸟调及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5-08-04 16:55:31 | 浏览次数:28517

上上周圆明园鸟调回顾:

好久没来圆明园跟鸟调了,看了看早晨湛蓝的天,就知道这是炎热的一天,可这并没有打消大家观鸟的热情。

正觉寺北面,鱼坑附近几次黑枕黄鹂的叫声从林间传出,可不见踪影。鱼坑里秘密的荷花塞满了大半个池塘,没有普通翠鸟,忽然一只池鹭从西南边飞过来,落到水中,起初稀疏的荷花只是遮挡了大部,但随着它的走动,荷花渐密,它那明显的繁殖羽——红棕色的脖子消失在重重叠叠的绿色中。正觉得荷花虽美可鸟况一般的时候远处正对面的一颗枯枝上停着一块很深的蓝绿色的东西,拿起望远镜,它亮红色的嘴明显了许多,是三宝鸟!我们都激动了起来,它开始僵僵的,后来有转动了身体,在望远镜中微小又模糊,那鲜红的爪若现,真是太远了!曹老师跟汪老师打了电话,他们竟然已经到了三园交界处,看来不能和大家一起分享这难得的收获。

看着这只三宝鸟只是静静地呆在那里,我们都舍不得走,尤其是曹老师,大约有十年没见到三宝鸟了。向北边走,发现它还在那里。突然一只灰喜鹊朝它扑去,“嘎嘎”三宝鸟立即扇起翅膀,成了一道剪影消失在树林里。原以为它被霸道有聪明的鸦科鸟类看走了,可没过多久,它竟然回到了原处,这只灰喜鹊再一次冲上前去,可它只是扇了扇翅膀,跳到旁边的另一株枯枝上。

在我中途离开之前,这应该就是最特别的惊喜了。(还记录到可能是白腰雨燕)

——陈泽华

今天,我们公园生态小组的部分同学大改周末睡懒觉的陋习,有幸参加了自然之友野鸟会组织的圆明园例行观鸟活动,从教室走向大自然,来了一场令人难忘的自然之旅。

跟野鸟会的参与者们在一起,我体会最多的便是自己的无知和渺小。平日里,我习惯于在书本中寻找答案,也习惯于以笔为工具进行知识输出,大脑的高强度运转在于考试周的作答。而在这里,一切对知识的定义和习惯似乎都从未存在。

中学时期我也上过生物课,可即使那些知识没有被忘得一干二净,我也并不觉得我尝试过真正去认知和记忆大自然的形态。而看着在场的人们——从上了年纪的汪老师,到带孩子的中年阿姨,再到刚初中升高中的学生,才上小学的小朋友,他们都或多或少地对鸟类和植物的知识有了解。他们听到鸟叫声就能判断出这是什么类型的鸟,甚至能听出有几只。一只小鸟在天上刷得飞过,他们能迅速举起望远镜,斩钉截铁地说这就是什么。休息的时候,老师会问来参与的小朋友一些鸟儿的特点,包括头、背、尾巴的颜色等等。有的还是才上小学的孩子,就已经有很敏锐的观察力,能够记住半个多小时前看到的鸟儿的基本形态。如果偶然想不起来,老师还会查野鸟会自己编辑的鸟类图鉴指点小朋友们,小朋友们也很感兴趣,一直认真地听讲解,保持着好奇和热情。

一路走着,一路看着,我们也一路逮着机会跟参与者聊天,记下他们的故事。

-和刘雨辰-

跟我们交流最多的是即将上高中的刘雨辰。她很高,一米八的个子总让人高估年龄。但通过时不时的交流,我也从她的说话方式中看到了一个普通十五六岁孩子的单纯和可爱。

雨辰从2011年开始参加野鸟会的观鸟活动已有四年,对圆明园观鸟的方位路线特别了解,还会在石头上画小鸟,是个很厉害的姑娘。

汪老师充满感慨地说,真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从这么高窜到那——么高。最开始是因为小学科学老师希望能带孩子出来活动,就推荐几个同学一起参与了观鸟,几趟活动之后,只有雨辰坚持了下来,一下就是四年。因为自己个子高,看着年长,家长就挺放心她独自跟着野鸟会的老师和叔叔阿姨们一起活动。随着观鸟活动的不断展开,雨辰的爸爸也爱上了观鸟,甚至比雨辰还要积极,也许这就是一种传递吧。

汪老师说雨辰以后特别适合去美国奥杜邦学会,可能也是觉得这样的孩子很难得吧。当听说我们上生态方面的课却都不知道奥杜邦学会时,雨辰特别惊讶,说这是个世界公认的观鸟协会。为了增长一下知识,我一回来就上网搜了一下,得知奥杜邦学会建立于1886年,是世界上同类组织中历史最悠久的。取名为奥杜邦学会旨在纪念美国鸟类学家、博物学家和画家约翰·詹姆斯·奥杜邦。奥杜邦学会出版一本名叫“奥杜邦”的画报,这本杂志以自然为主要主题。奥杜邦学会在美国各地有很多分支机构,这些机构经常组织观鸟等与野生动物保护有关的野外活动,此外奥杜邦学会还负责解调美国的圣诞节鸟类统计,感觉真的是非常专业。对于热爱自然、知识丰富、热衷于交朋友的雨辰来说,也许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雨辰还给我们推荐了两本书——《寂静的森林》和《自然观察》,有时间的话我也想读读看。

就这么跟她在一块儿走着,能获得不少知识。比如她告诉我们夜鹭很聪明,会自己钓鱼——别人扔馒头屑到水里它不吃而是在旁边等着,等鱼来吃馒头屑的时候就一口而下把鱼叼住。在此之前,我第一不知道什么是夜鹭,第二不知道夜鹭这么机智,真是又涨了见识。她说道不理解别人怕虫子,我就接了句“我挺害怕蜘蛛的”,人家姑娘说,蜘蛛又不是虫子,腿儿多的那是节肢动物,六条腿儿的才是虫子。在此之前,我也一直天真地以为不管是否带翅膀儿长须子,只要是有点儿小的,长细腿儿的就都是虫子。真优势漏了一把窃。

雨辰随口说的几句话让我一瞬间很有感触。她说:“逛久了就会对大自然有一种由衷的喜爱,亲近的感觉。”

从雨辰的表述和描绘中,我能感觉到她对大自然的喜爱是从心而来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她似乎已经和周围的世界融为一体。泥土、树丛、鸟儿、虫子,都是她热爱的对象,已经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有时候看一些电视节目,有的小孩儿能背下来各种生物的名字,有力地在自然知识竞赛中冲刺。但那样的场景总还是让我感觉到书卷气。但看到雨辰在园子里总是那么自由阳光的样子,我觉得也许这才是真正的自在畅游林间的姑娘的形象吧。

我们组长问雨辰,有没有想过约朋友一起来参加这种活动。雨辰说朋友们都没啥兴趣,要是春天秋天鸟儿多天儿好的时候倒还可以考虑,现在这样热或者冬天特别冷的时候对不怎么出来见识自然的人来说,多少还是太艰巨了。通过自然活动,她也认识了更多的不同年龄的同好,中考结束后自发地跑去山里玩儿,随便找个地方搭个小台子就地啃西瓜。听她说着,我耳朵边儿上想起了嘎嘣脆的声音,诶嘿,特甜。

-和汪老师-

领队汪老师已经有一定岁数了,但看起来精神特别好,容光焕发颇为年轻。汪老师从1996年就开始观鸟,她的观鸟龄已经跟我的年龄一样大了。据说九六年的时候首师大的一位教授和人民日报社的爱心人士成立了一个观鸟组织放在自然之友旗下,汪老师从那时就加入。以前,汪老师的母亲和林大的学生在紫竹院看护一窝灰燕。那时候的汪老师只是有时间就去看看,当做减压。但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汪老师已经很有经验,从原来的“跟着混”到现在可谓相当专业:

看到一只白头鹎停在树枝上,她能分辨出这是一只亚成的白头鹎;

她听鸟叫声的不同就能辨认棕头鸦雀的幼鸟和成鸟,甚至能推测出一窝至少有几只;

她能记得大斑啄木鸟和其他类型啄木鸟身长的区别;

看到树丛中极小的红橙色小果子,她能迅速想到今年的枸杞长得跟去年有什么不一样,并且跟同团队的人一起分析原因。

随时观察,随时思考,哪里都能成为积攒知识和经验的平台。

汪老师不仅自己身怀观鸟绝技,她还时刻记得把这些知识传授给同行者,尤其是小孩子:

刚进门不久就看到一个鸟巢,汪老师给大家指点:灰喜鹊的巢是碗状的,而喜鹊巢是球形的,遮风挡雨侧开门儿。语言颇为风趣形象。

看到乌鸫以后,我们有人问乌鸫和乌鸦的区别,她从鸟的大小、翅膀的形状和飞行的姿态等方面给我们详细地讲解了其中的不同;

看着湖里满塘的荷花莲花和水草,她仔细回想着水生植物的分类,告诉我们一共只有三类,就是沉水植物、浮水植物和挺水植物,还分别就近指着举出了例子;

她会一点儿一点儿引导孩子们去记住知识。比如一个小姑娘见到了麻雀,她会先问树麻雀最大的特点是什么,然后细化引导从小出发,让孩子用手比划比划大小。她又问男孩儿大斑啄木鸟的头、屁股、后背、翅膀都是什么颜色,从而让孩子自己明白“大斑”的来历。汪老师总是微笑着,很有耐心地教孩子们知识,让孩子们逐渐把观鸟的技能和对自然的喜爱继承下去。

对了,有个细节一定要记下来。那就是汪老师在接到电话听说另一条线的人发现稀有的三宝鸟时那非常激动的声音和期待的眼神。作为领队,她没法抛下队伍去看三宝鸟,但她还是一直念叨着,并且脱口而出“哎,这里还是就我一个是发烧友,要不然早就过去看了”。汪老师观鸟这么多年,圆明园的二百六十多种鸟已经都见过了,但听说有这种鸟还是难掩兴奋,让我觉得有点惊讶。可能是我对大自然和花鸟鱼虫还没有那么强的执念,体会不到这种“一定想要见一见”的意念。但从汪老师最后还是绕远带着大家在结束前奔赴之前三宝鸟在的地方观察时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这一上午都在心心念念这三宝鸟。(当然,并没有准备望远镜的我看到三宝鸟的样子也就是在树枝上的一个黑点儿罢了,具体长什么样也没觉得有多么奇妙。)

-和团队里的人们-

五年级的小男孩刘景昆比较内向,我们没能跟他聊很多。但他说“我认识数不清的鸟”和在土堆上跑来跑去的样子让我觉得他可能就是比较认生,应该还是个很活分,喜欢到处看看的孩子。

二年级小女孩儿还没上过科学课,平时学校的课程也不怎么去室外。但她除了观鸟以外,还参加过观虫活动。相比看着手机和电视,她还是更喜欢出来玩儿。看来妈妈的引导还是很重要的。女孩儿的妈妈喜欢摄影,觉得不只是科学课,如果语文课能够有一部分内容也在室外就挺好的。我觉得这个方式挺可行的,以前历史课、历史课和语文课都有跟圆明园或风景自然有关的内容,如果学校离公园比较近的话是可以考虑有这方面的实践课程的。比如101中学就离圆明园很近,不知能否实现一下偶尔来圆明园上课或小组讨论呢?

回家以后我跟我的家人说起今天的“无知”经历,他们跟我说:要不怎么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呢。

读书是学习的大好方式,而行路是一种更加感性的实践过程。略加矫情地说,走在常人不怎么走的土路上,周围是若有若无的鸟鸣和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色植物,真的感觉进了另一个世界,是一次难得的生活体验。

在北京快二十年,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活动。虽然我因为体力原因感觉有些晕和累,而且也没怎么看到鸟,但这么一程下来除了学了点儿鸟类知识,更多的大概还是对于自然爱好者的敬佩。她们愿意去主动接触自然,并且真的长期这样做,着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愿伟大的自然之神能感知到人类对其的热忱和满满爱意,并继续与人温柔相待。

——杨雅捷清华大学日语系

2015年8月8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5年8月8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手机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