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2014年10月25、26日鸟调及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4-10-21 22:26:54 | 浏览次数:31437

上周活动回顾:
2014年10月19日 星期日 圆明园阴 13°~15° 雾霾

今天我和姐姐随自然之友的观鸟团队去圆明园观鸟。

天气很糟糕,我觉得花儿也在用一副哭丧的表情看着我。

刚进南门不远,在管理处旁听到了白头鹎的叫声,眼看着这7、8只鸟从我们头顶飞过。我们来到了凤麟洲,看见湖里有绿头鸭、黑水鸡。还有一只水鸟从我们几人的眼前飞过,躲在了芦苇丛中,汪老师和几位观鸟小达人都没能看清楚是什么,疑似为小田鸡或者红胸田鸡。我们在那里又等了一会儿,期待着它能够出来,但是后来北大的一群大学生来了,我们觉得这一只水鸟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现身了,于是只好离开了。

一路走向思远斋,22中的一位话唠一路上都在不停地说话。在许多树上看见了小鹀、灰绿头啄木鸟和大斑啄木鸟,还有水里的小,这个字好难写啊。我第一次观察大斑啄木鸟和麻雀,并且知道了麻雀群里可能还有其他鸟。路上我看见了好多的喜鹊,老师还提问给我喜鹊身上的白色在什么部位,我回家准备在院子里好好观察一下。

我看的最仔细的是麻雀。它的皮毛是深棕色的,身上有黑色的条纹,后脑勺是浅棕色的。脸颊旁有一块黑的,脖子上有黑“领结”。

在路上我们还捡了蚯蚓屎,老师准备回家用来种花,我以前都不知道蚯蚓屎还有这种作用。松鼠看到了两次,其中有一次它就坐在树下,那个姿势很有趣。颐和园也有很多松鼠,我和爸爸也经常看松鼠。

后来还看到了黑天鹅,但是和那些野生的鸟比起来,黑天鹅似乎就显得不是那么开心了。

回来的路上,在水中看到了绿头鸭的群中还混着一只特别颜色的鸭子,22中的话唠说是赤嘴潜鸭,他和老师都拍了这只鸭子,确认它的确是赤嘴潜鸭。不知道它混在里面,会不会感觉自己不同呢?

第一次观鸟,很多新的发现,很有趣。

——辛耀宇

圆明园西路报告

星期天早上6点起床和头天约好的朋友一起在雾霾天(好在雾霾不严重)去圆明园观鸟。

刚到圆明园门口,就看见1只灰椋鸟和8只小嘴乌鸦相继飞过,进门后我们三个好朋友选择跟叶老师走西线。这是我第二次到圆明园观鸟,上次也是走的西线。

走了一会儿小径旁草坪中的麻雀呼啦啦的飞到一棵树上,一定是胆小的麻雀被我们惊着了。在一个土坡上,领队发现了一只普通翠鸟,可惜我和朋友都没有观察到它。在绮春园的路上,叶老师在喜鹊和灰喜鹊胡乱飞舞的树杈间搜寻到两只大斑啄木鸟。他们用嘴飞快地在树干上敲击。正饶有兴致地寻找着隐藏在树皮内的昆虫。在圆明园中,我们看到了两只山斑鸠,又在离山斑鸠不远的一棵树上,发现了混在白头鹎鸟群中的一只灰头绿啄木鸟。

来到一个大池塘边,7只绿头鸭在水中悠闲的游来游去。一只黑水鸡一下子钻进芦苇丛中不肯在出来,一只小䴙䴘在水上一动不动让我们仔细观察它。沿着湖边慢慢的走着,摇荡的芦苇丛中飞着六只看上去非常可爱呆萌的棕头鸦雀。各种鸟儿让秋天的池塘充满生机。天空中猛禽的迁徙已接近尾声,只看见了两只隼。

和两个好朋友一起参加鸟调,非常开心,希望雾霾快快散去,让我们和小动物一起呼吸清新的空气。

——龚梓照

2014年10月17日天坛鸟调回顾
这次起了个大早,六点五十已经在天坛里了,偶遇晨会的喜鹊,斋宫屋脊上并列着五只珠颈斑鸠,未多停留,只为如约赶到西门汇合。
西门外,会长只一示意就独自向西墙走,大约有好东西,跟上!他用大炮打到了南迁的秃鼻乌鸦,开张了!等人时观察到西门外树上巢里有两只珠颈斑鸠亚成鸟,它们还真是会选址,在这么人来人往又相对隐秘的地方筑巢,按时间算,有可能是第二窝的小宝贝了。
因为是周五,一早人并不多,集结完五人,整队出发。西门广场乏善可陈,在往北去的树林里看到了黄腰柳莺,小巧的身影蹦来跳去没一刻安静,若不是听声辩位,还真就忽略了它们的存在。红嘴蓝鹊依旧高调出场,第一幕闷帘,只闻其声。最让会长兴奋的是一只飞版的长尾山椒,迅捷无比的身形在相机上划过一道残影,好在还能辨认出是黄色的雌鸟。有金翅雀飞过,打入炮中的是其展翅的完美身形,令人赞叹。再往前走,一直盼望的猛禽出镜了,而且可能是天坛鸟调新品——白尾鹞!大约是早起觅食?它盘旋的并不很高,潇洒帅气闪亮登场。后边的惊喜是只棕腹啄木鸟,按季节它们早该迁徙了,这个拖沓的孩子,或许过不了多久也就该飞走了。
有个插曲,在行至杜仲林时,发现两个捕鸟人在用长杆子挑着鸟笼用家养山雀诱捕树洞里的山雀或是灰椋鸟!这大白天在公园捕鸟,也太嚣张,我们岂能坐视不理!给天坛派出所打电话报警后我们在一边守候,他们察觉到我们的围观,却全不当回事,继续挂鸟笼,左右等不到公安出现,在电话催了两次后,会长以其观鸟练就的绝佳眼神逮到了远处不知多少米外晃悠的公安,说去迎他过来。根据等待时间算我都怀疑他是直接去派出所迎来的……在看着公安阻止了俩捕鸟人的恶劣行径并监督其摘下诱捕的鸟笼后,鸟调继续进行。会长念叨着,“就是不能让他们太肆无忌惮的捕鸟,即使我们做不到都阻止,也要让他们知道这么做是有人管的。”深以为然!
在西北塔架那片林地,看到了只雀鹰,同为猛禽,它的出场气势可就弱爆了——它是一路被大嘴乌鸦驱赶着盘旋逃窜,大嘴乌鸦完胜!
由于前边的耽搁,后边的行程加速进行。在苗圃,依旧看到了北红尾鸲一雌一雄,这没悬念,因为它们是这一段时间拍鸟人的主题,一直被面包虫供着乐不思蜀。我们观察也是点到为止,因为十几只大炮对着,我们成为了主角背后的背景,多耽搁一会儿,只怕各位拍鸟大爷会操刀上阵了!唉,拍鸟人要是能不为了画面去干涉鸟的生活就好了,毕竟被拍鸟人喂熟不怕人后,鸟被捕鸟人逮去已屡有发生,爱它,就不要害了它!此区域还依旧有红胁蓝尾鸲,不赘述。在苗圃东门,看到两只飞过的达乌里寒鸦(一直坚称不拍鸟,但是得承认飞版还是得用大炮打了才好辨认鸟种)。
这时有位爱好者带着妈妈来加入,老人们有时间又起得早,观鸟着实是个不错的消遣方式。在斋宫附近还遇见个老爷爷,拉着会长给他拍到的鸟答疑解惑。一般人说在天坛拍到特漂亮的鸟,大家都会猜到可能的结果,事实果然如此,老人得知这漂亮小鸟名叫戴胜后,乐得合不拢嘴,把拍到的前后场景几乎说遍才和我们依依惜别(放我们走)。其实,不止是他,我身边第一次被鸟吸引的,好多都是因为看到了戴胜呢!而斋宫旁大树上的红嘴蓝鹊,也因其阳光下漂亮的红嘴使那位老妈妈兴致勃勃,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希望这是一堂还不错的入门课,能让老人从此爱上观鸟!在此区域还有红尾鸫,不过是只闻其声,未见其形。
在圜丘东边松林里,陈老师和会长仔细的寻找着长耳鸮的踪迹,据说它已经现身天坛,会长感叹着:十年前,这一片还是人迹罕至的库房时,一棵松树上就能落十几只猫头鹰呢!近些年游人日益增多,大片闲置地方被开发出来,它们已无处栖身,怕是落都不落就飞走了,遗憾!
在临近收尾时又看到了两只大斑啄木鸟,其中一只对着个树洞坚持不懈的奋力敲击,大约是收获颇丰,吃得不亦乐乎。这时有个老人提醒我们,那边开花了你们不拍啊?引领我们去拍一棵晚秋开花的丁香,或许他是希望我们能给他个答案呢。
亲近自然,本就不限于一事一物一种,鸟类,人类,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大环境中,任何一点改变,都可能是环境影响的先兆。我们观鸟,在满足自己爱好的同时,也会留意环境变化(自然或者人为)的蛛丝马迹,如果我们的记录,能对保护环境有益,那我要说,我很欣慰!

——麟之羽翼

2014年10月25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10月25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兼指导:汪周(手机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2014年10月26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天坛公园西门外(铁栏杆旁,注意搜寻胸前挎望远镜的人,即为观鸟者)
领队:晏燕,指导李强(手机:18710006772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北京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人身安全:不要随意采集和触碰野外植物和昆虫,避免中毒或破坏环境。

最新文章